視頻號的第一波紅利是誰的?從訂閱號和“快手們”找到規律!

 更新時間:2020-03-05 09:49:10   作者:佚名   我要評論(0)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曉程序觀察(ID:yinghoo-tech),作者:HENG,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一條視頻,觀看數13.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曉程序觀察(ID:yinghoo-tech),作者:HENG,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

一條視頻,觀看數13. 5 萬、為公眾號帶來 1 萬+閱讀、新增粉絲1000+、付費讀者400+……

這個成績是PPT專家「秋葉大叔」不久前剛創下的,為這個成績提供舞臺的是內測才一個多月的「視頻號」。

有人嘆:“又一波紅利來了”!

內測期就有這樣的數據,紅利確實客觀存在。這也是一種“常態”,每當微信推出一款的新產品,比如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所有人都巴不得趕緊進駐搶一波紅利,「視頻號」尤是如此。

「視頻號」聚焦的短視頻,從大環境看是如今重要的內容介質,互聯網巨頭們爭奪流量的必備“殺器”;從微信生態內看,短視頻是張小龍重點強調的“人人都可創造”的短內容之一,是微信接下來重點發力的對象。

因此,不少內容創作者、品牌方、服務商都紛紛瞄準了「視頻號」。

不過,「視頻號」畢竟才剛剛上線不久,各路人馬都尚未沉淀經驗可以分享。在曉程序觀察(yinghoo-tech)看來,一方面,微信內容生態的老大哥“「訂閱號」”通過八年的發展已經總結出了微信生態內容運營法則,另一方面,微信生態外部短視頻早已熱鬧翻天,抖音、快手上也沉淀了大量短視頻運營法則。

兩者一結合,不就是「視頻號」紅利“啟示錄”嗎?

直播 VLOG 視頻錄制

1

誰搶走了訂閱號第一波紅利?

先來看看「訂閱號」。

雖然張小龍屢次強調“公眾號本身并不是為媒體準備的”,但搶走公眾號第一波紅利的,卻主要是媒體號和媒體人。

媒體號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傳統媒體機構,如人民日報、新華社、三聯生活周刊等;一類是 36 氪、虎嗅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媒體。

而媒體人則主要為從傳統媒體離職的記者們,如六神磊磊、石榴婆報告、咪蒙、新世相等。

除了媒體們,還有一波踩準了公眾號風口,早早入局后搖身一變成網紅的個人創作者們,如 papi醬、三表龍門陣、小道消息、MacTalk。

仔細觀察這些賬戶進行比對后,曉程序觀察(yinghoo-tech)發現了幾個特征。

1. 這些內容方向最先贏得用戶喜愛

最先開始玩「訂閱號」的,是科技類媒體,因為他們春江水暖鴨先知,當「訂閱號」還名不見經傳時,他們就了解到了這款產品。但真正讓「訂閱號」出圈,在「訂閱號」上大量吸納粉絲,“攻城略地”的卻是雞湯類、時尚類、娛樂類”。

如今已經戲劇化離場的咪蒙,內容電商玩得風生水起的石榴婆報告、gogoboi、黎貝卡等均是代表。

這類內容備受歡迎當然離不開其更廣泛的受眾人群,幾乎遍布全部階層、年齡,群眾基數大。但僅靠光靠肥沃土壤當然不夠,想“有蟲吃”,必須得當“早起的鳥兒”。

2、這些運營細節被大V們“共享”

“早起的鳥兒”們在運營上也有著類似的套路。

首先,IP化運營or矩陣,二選一。

黎貝卡、gogoboi、石榴包報告,這三個如今已經四處揚名的大V,剛進入「訂閱號」生產內容的時候,還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前媒體人,通過「訂閱號」一步步建立了自己的影響力。

其次,簡單易懂、過目不忘的命名。

當「訂閱號」推出改名功能后,幾日內數不清的「訂閱號」組成了浩浩蕩蕩的改名大軍,有自媒體人發文質疑“公眾號改名能改名嗎?”

便有運營高手直接回懟:“改名不一定能決定公眾號的生死,答案是拗口、看不懂的名字絕對吸粉難。”

在新榜發布的榜單中,「訂閱號」更名功能上線后,“搞笑”、“健康”等大眾詞匯迅速登上公眾號名詞頻對比表。多位改名的「訂閱號」,改名后新榜指數和排名也有了明顯的變化。

如圖,“科學家庭育兒”經歷改名,新榜指數和排名都有所上升,“遠安微生活網”在改名后,閱讀量也有所提升,新榜指數也升了。

此外,高頻地持續推文,是黏住用戶的重要法寶。

運營再多,如果沒有內容作為支持,都是百搭。

以三表龍門陣為例,在「訂閱號」上線初期,內容基數小,好的內容更容易接觸到用戶,但即便如此,三表龍門陣幾乎保持每天一篇的高頻內容,吸粉無數,如今其早已是分分鐘10W+的網紅。

仔細看大V們的推文會發現內容和時間上有幾個特點:

  • 熱點新聞,第一時間追,熱點即流量,速度即王道;

  • 蹭更大的IP,如時尚號會在標題上展示明星的名字、商業報道會將企業家名字放在標題里,以吸引流量;

  • 深度觀點文章,則通常會選擇在早中晚四個時間段進行推送,卡準用戶早高峰、午休、晚高峰、睡前的場景。

「視頻號」與「訂閱號」同屬微信生態內容產品,一定程度上,這些都可以作為「視頻號」創作者們參考。

2

短視頻怎么“出圈”?

雖然「訂閱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與之不同的是,「視頻號」畢竟是一個短視頻產品。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上“頭部玩家”的運營策略,也是「視頻號」創作者們值得借鑒的。

本在淘寶直播小有名氣的李佳琦,來到了抖音瞬間“出圈”,成為人盡皆知的“口紅一哥”;快手頭號網紅辛巴,也是靠著帶貨讓自己收獲上億身家,為了支援疫情捐出1. 5 個億。

1、 好的封面讓用戶“一見鐘情”

與圖文消息不同,短視頻的展示方式不是標題+首圖的方式,而是單純的一張封面,就決定了用戶對你的全部印象。所以好的封面幾乎決定了用戶是否點擊觀看。

通過對各大短視頻平臺的大V們的內容可以看出,她們的操作方式如出一轍:將重要信息用醒目的文字作為封面。

比如,打開抖音知名美食博主“老飯骨”的視頻內容列表會發現,老飯骨將每個視頻的菜名都用大號字體醒目的標注的在視頻的封面頁,這樣做的好處有兩點:

  • 一方面,短視頻的內容含量是很高的,對于新粉絲來說,創作者可以通過封面迅速引起她們的注意,無需多浪費時間;


  • 另一方面,對于老粉絲來說,以“菜名”的方式集合視頻,就像是一本菜譜,有利于后續的查找和觀看。

這一點對于「視頻號」作者來說尤為重要,根據曉程序觀察(yinghoo-tech)對「視頻號」的測試,目前,「視頻號」的封面無法自定義,只能夠截取視頻的第一幀內容作為封面,所以創作者在剪裁視頻時需要格外注意。

2、內容連載,老粉絲才不會跑

短視頻雖短,但內容卻不止是片段。

對于創作者來說,每一期短視頻都出一個新的策劃,時間人力成本高的同時,創意也會快速枯竭,這時不妨試試“連續劇式策劃”。

我們看到,在抖音平臺中,不少短視頻博主的內容更像“連續劇”的形式,分上下兩集,在上集引起粉絲的興趣制造懸念,下集揭開謎底。這樣做不僅能夠通過上集引起用戶興趣,關注賬號等待結局,也能帶動下條視頻的觀看量。

而且對于李佳琦這種在淘寶直播中一天就是 3 個小時高密度內容的博主來說,就可以將直播中的精華分類剪輯,出一個合輯。目前在抖音平臺里,博主可以將自己的內容進行分類合輯,用戶點擊某一專輯就可以迅速查看全部的內容,方便快捷。

3、 借勢平臺,才能獲得更多流量

除了李佳琦這種本身比較火的網紅,還有一類網紅,完全是通過平臺火的。

比如已經從抖音突破進娛樂圈的“費啟鳴”。一條《愛心便利貼》的手指舞視頻,讓他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網紅,被人看到一個小胖子的減肥勵志故事。而《愛心便利貼》正是當時抖音里最火的手指舞音樂。只要是用了這個背景音樂,基本上很難不火。

所以現在抖音中存在好多創作者,專門挑火爆的音樂跟拍,哪個背景音樂火爆就專門跟拍,《大田后生仔》、《處處吻》都是一瞬間刮起一陣風的BGM,用戶愛看,就更容易火。

目前「視頻號」剛剛開始公測,大家也都處于摸索階段,但是內容編輯和運營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只要能夠結合微信生態內的經驗和短視頻的運作經驗,在「視頻號」里一樣適用,掌握要點,第一波紅利近在眼前。

相關文章

最新評論

买宝宝用品赚钱吗 闲来江西麻将下载安卓版 四肖期期准选一肖 国际棋牌玩法 2019年辽宁35选7 想玩股票怎么玩 白姐六肖期期中特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哈尔滨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10 网上靠谱的赚钱方法 30选5开奖结果今 95至尊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浙江6加1开奖查询 大西洋股票股吧 网络捕鱼游戏技巧 喜乐彩开奖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