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比抖音流量高306倍?中國網紅、MCN、跨境電商正在批量涌入

 更新時間:2020-03-23 21:49:58   作者:佚名   我要評論(0)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作者:王滾滾,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趕快給你的TIKTOK漲點粉吧,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作者:王滾滾,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

趕快給你的TIKTOK漲點粉吧,在中國賣不動的東西,在國外沒準就是爆款。

在社交網絡上,多家主營TIKTOK賬號營銷、網紅孵化的公司,炮制著各式各樣的漲粉攻略,向人們瘋狂推銷著這個理念。在大部分MCN還在鉆研怎么才能在抖音上賣更多貨品的時候,悄然間,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已經把戰線伸向海外,面對TIKTOK這塊蛋糕虎視眈眈。

在知乎上,一家專做跨境互聯網營銷的公司,展示了用TIKTOK賣一款智能牙膏架的成果:這種在中國司空見慣的小商品,在TIKTOK上獲得了 40 多萬的點贊,評論區充滿了問購買鏈接的評論。

利用中外信息差異和購物習慣的不同,TIKTOK能做到的,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2020 年 1 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載量達到1. 04 億次,成為全球范圍內下載量最高的移動應用,全球下載量已超過18. 2 億次。這款App以野蠻生長之態遍布全球的智能手機,無法再被任何人忽視了。

盡管目前TIKTOK還未全面進入商業化的階段,但據多位從業者的消息,在 2020 年 5 月,海外版抖音TIKTOK就將全面開啟購物車的業務。到那時,TIKTOK的用戶就可以通過購物鏈接直接下單,為網紅和跨境電商帶來源源不斷的財富。

看上去,TIKTOK似乎會走一遍抖音走過的路。趁別人還沒反應過來,不少中國公司都卯足了勁鉆營TIKTOK這門生意,大量吸粉。

待TIKTOK商業之門一旦敞開,一場跨越國境的流量之戰將一觸即發。

與抖音流量相差 300 多倍?

TIKTOK是如何做到的

作為較早入局TIKTOK的國內MCN操盤手,司碼在用他的“中國經驗”,竭力獲取著來自TIKTOK的洪荒流量。

司碼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將同一個介紹某新奇3C產品的短視頻,同時放在TIKTOK(定位在美國舊金山)和抖音上。最終,TIKTOK的播放量約為 20 萬,獲贊4000+;抖音的播放量僅有 700 多,獲贊不到 20 個。

就播放量而言,兩者相差了 306 倍。“非常恐怖。”在一次由“群響”主辦的線上分享會上,司碼回想起來依然覺得非常刺激。

說起流量差別較大的原因,司碼認為,首先是抖音的流量擠壓現象比較嚴重。“國內玩抖音基本都知道,有一個流量大致的波峰波谷,比如說晚間 8-11 點流量最大,后面慢慢地會逐漸減弱,到了第二天中午又是一個流量高峰。”

而TIKTOK則是面向全球用戶的短視頻平臺, 24 小時都有流量。據相關數據顯示,TIKTOK 現在全球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 5 億,和國內版本抖音的日活躍數量不分上下,覆蓋全球 150 個國家、75 種語言,其中在北美、歐洲、印度等地的人均使用時長為 50 分鐘左右。

“TIKTOK 一旦你的視頻第一波推得還可以,流量一天 24 小時都相對比較均衡,因為它面對的是全球觀眾,有人休息了但是另外一部分人還在醒著。”

此外,國情不同,海內外信息差異,也是導致同一視頻流量千差萬別的原因之一。“國內供應鏈和2C線上商城(淘寶等)的滲透度足夠高,用戶對很多東西的新鮮度并不高。”司碼對娛樂資本論矩陣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說。但是類似的物品在TIKTOK上就能引起比較大的反響。“很多人會留言‘太牛了’‘哪能買’之類的。”

從 2019 年開始,本身是網紅孵化MCN的司碼感受到了抖音給國內電商帶來的巨大流量和生態轉變。在國內市場相對同質化和飽和的現狀下,他立馬轉身,研究起了出海的生意。

但是,在實踐過程中他慢慢發現,國內的原生IP要想出海,困難重重。

他一開始選擇的平臺是 Youtube 和 Instagram,幫著許多國內的MCN機構做了內容出海。“我們一共拿了美女、才藝、藝術、美食這幾類的十幾個賬號進行了出海實操。除了語言之外,文化背景、思維方式和廣告商的合作模式,都有挺多的gap需要彌補。”

在他看來,這幾個平臺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進入了后競爭時代。玩法多樣,流派復雜,網紅報價水漲船高,給新入局者的機會寥寥,無法快速獲得關注。

而中國出海“神話”李子柒也是很難復制的。司碼認為,李子柒踩在了一個極佳的時間點上,用一種近似“田園隱士”的方式,來展示中國人最擅長的“吃”,同時還添加了美女、東方秘境和反城市化這幾種“佐料”。這樣一檔精心調配的東方美食探秘節目,背后是成本高昂的制作與拍攝成本。

TIKTOK能夠在YouTube、Facebook、Instagram當中突出重圍,相對較低的制作成本和時間投入,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精耕細作,或許不適合TIKTOK。

于是,司碼和團隊選擇使用一種矩陣式的打法,以“多快好省”的思路來獲取大量的關注。司碼管這種戰術叫做:撒豆成兵。

首先,由于沒有成熟的TIKTOK數據分析系統,司碼和團隊會從TIKTOK熱門內容,加上運營經驗、合作資源,去預判什么樣的題材在TIKTOK上容易火。并利用關鍵字搜索和hashtag(話題標簽)的,找5- 10 個賬號,參考其近期的播放量和點贊量進行驗證。

其次,團隊會拆分3- 5 個賬號,每個賬號再仿照火爆的視頻內容做3- 5 個短視頻,并做轟炸式的輪放,連發5- 7 天,觀察流量變化。

最后,就是篩選階段。流量不錯的賬號留下,流量不好的賬號殺掉,以此循環。

“核心思想就是快速反饋,快速干。” 司碼說。由于目前TIKTOK還沒有進行全面的商業化,購物車功能也仍然處于內測階段,因此表現良好的賬號,司碼會利用其為購物網站或者Instagram做導流,以此實現變現。

他用這個方法,曾為一個賬號在 8 天的時間內漲了約 100 萬的粉絲。“跟這個賬號同一批的有 30 個號,做的是居家好物系列,它是跑的最好的一個。這個賬號發了大約 15 條以后,有一條突然獲得了很大流量,我們就加快了內容發布的頻率。從一天 3 條增加到了一天十幾條,很好地承接了那條熱門視頻帶來的流量。”

抖音玩得早,TIKTOK漲粉沒煩惱。盡管現在國人要上一次TIKTOK困難重重,技術上很受限,但利用矩陣打法這種中國MCN在抖音時期摸索出來的“中國經驗”,入局早的玩家,也在一片外國網紅中,分得了一杯羹。

但是,相對于跑自己的矩陣,司碼更希望組局一起玩,“把大家聚在一起能積累更大的勢能,用海量的樣本,來對沖平臺增長和生態變化中的變量。”因此,他運營起了一個叫做“TT聯盟”的資源共享出海社群。他希望,能用這樣一個海外流量操盤手的社群,來對接供應鏈,KOL以及全球廣告主等資源,以實現一個良性發展的微生態。

相關文章

最新評論

买宝宝用品赚钱吗 延边乐透游戏手机版 36选7好彩1开奖结果 七乐彩 pk10赛车冠军大小计划 管家婆平特一肖玄机图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塞班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结果 安卓棋牌大全 海南体育彩票4十1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电话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扑克3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赢钱技巧